分析师:人民币周一狂飙为哪般

8月28日(周一)人民币的大幅跳升再次牵动市场神经。中间价报6.6353,大涨226个基点,创2016年8月19日来新高,在岸市场日盘即期收盘价报6.6323,同样创下新高。

中间价的大幅飙升其实并不意外,也并不值得过度关注,因为在目前的人民币中间价定价机制下,一旦外部市场美元大跌,人民币自然就有升值动力,这是“参考一篮子货币”定价的必然结果。上周五美元指数从93.30附近暴跌至92.54附近,这已经预示了周一人民币中间价很可能有强势表现。在周一人民币中间价公布之前,不少研究人员和外汇交易员已经料到中间价会开在6.6350-6.6400之间。

真正值得关注的是即期汇率的走势。周一早盘,在岸市场即期汇率开盘在6.6415,仅仅在中间价弱侧偏离62个基点,此后人民币即期汇率最低不过触及6.6459,在中间价弱侧偏离106个基点,但仅仅是在早晨10点15分左右短暂触及,此后直到下午4点之前,基本在6.6360-6.6430之间振荡,下午4点之后,人民币快速上扬,最终在4点半收在6.6323。

在中间价如此大幅跳升的情况下,即期汇率却并未在中间价弱侧持续大幅偏离,这种情况一般说明市场并未出现较为强烈的购汇意愿,市场总体结售汇较为均衡,顶多有小幅度逆差。

但当前的汇率的确是较好的购汇点位,虽然企业由于受到“实需”原则约束,难以随意购汇,但好像个人市场也没有发现明显的购汇冲动,其实最近一段时间都是如此,面对越来越好的购汇价格,但市场总体的购汇热情并不高涨。

导致市场购汇热情低迷的主要原因可能主要有两点

一是市场总体对美元后市情绪偏空。

美元最近利空较多,在政坛上特朗普和参众两院的共和党领袖嘴炮不断,令人担忧白宫与立法当局的矛盾可能升级;在货币政策上,耶伦上周五在央行行长年会上闭口不提加息和缩表,令市场对美联储的紧缩路径心中无底。

如果美元后市继续走弱,在“参考一篮子货币”定价机制下,人民币对美元大概率会升值,这可能压制了国内的购汇热情。

二是央行的市场引导逐渐奏效,机构和市场普通投资者对人民币中长期持稳的预期在增强。

今年人民币之所以能够在结售汇持续逆差的情况下连续升值,首要原因并非经济基本面改善,而是央行通过频繁的口头表态和积极的入市引导,逐渐清晰地展示了维护人民币汇率稳定,坚决打击单边做空势力的政策立场。

面对有言在先,且行动积极的央行,国际投机资本的做空动力基本消失,境内普通民众的恐慌情绪也得到了极大的安抚,突出表现在个人购汇热情在经历了2014-2016年的飙升之后,在2017年迅速降温。

在摸清央行的立场之后,境内机构的自营盘也变得更加谨慎。他们保留隔夜美元多头的动力大幅下降,即使持有一定的隔夜美元多头,一旦发现次日开盘后人民币较强,其抛售平仓的冲动很强,而这种操作心态很容易在短时间内拉升人民币。

周一人民币的快速走强,可能就与上周五留有美元头寸的机构自营盘止损操作有关。上周五人民币升穿6.6500,而近期人民币始终很难持续在6.6500下方波动,这可能会刺激一部分机构自营盘保留一些美元多头,赌周一人民币可能走弱。但在看到周一中间价飙升,开盘价也较周五大幅飙升,且日盘交易时段美元指数并未反弹的市场大形势后,这部分机构自营盘很可能出现了集中的平仓止损。

总体来看,最近两个交易日人民币的强势表现,表明市场正在从人民币单边贬值的恐慌情绪中摆脱出来,虽然距离升值预期再次主导市场还有不小的距离,但至少人民币再次陷入2015-2016年那种非理性贬值预期漩涡的风险已经大为降低了。

如果“参考一篮子货币”定价规则能够得到坚持,一旦美元指数继续走弱,人民币仍可能继续挑战6.60。如果美元出现反弹,人民币在定价规则的作用下也有再次走弱的动力。但经历了人民币超过半年的升值行情之后,一旦人民币走弱,有可能刺激部分企业和个人将前期积累的美元头寸出手,即逢高结汇,这可能会一定程度上抑制人民币的走弱幅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