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贸易战阴霾市场大挪移 专家对日元作出爆炸预言!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周提出向进口钢铁及铝材征收关税,遭到欧盟等美国多个贸易伙伴严厉批评,部分更扬言会报复,在全球贸易战阴霾之下,日元成为汇市最大赢家,日元上周五曾涨至105.25兑1美元的2016年11月以来新高,全周累涨1.07%,周一(3月5日)最新在105.5水平徘徊。有专家预言,美元兑日元恐下跌至100甚至更低水平。

(美元/日元15分钟图)


事实上,过去贸易纠纷往往不利美元汇价,根据TD Securities最新数据显示,2001至2003年期间,美国向进口钢铁征收关税,美元指数累挫近2成;至于1993至1995年期间,美元因美日贸易关系紧张而下挫约12%,美元于1995年曾跌至79.75日元的历史低位。


ING环球外汇策略主管特纳表示,目前局势使回想起90年代初美国对日本采取的保护主义措施,有市场人士开始预测明年美元兑日元会跌至80水平,特纳则预期会跌至100水平。

(美元指数15分钟图)


德意志银行环球外汇研究联席主管George Saravelos指出,美国总统特朗普开征关税,意味由狂出口术转化为行动,变相是弱美元政策。


摩根大通驻东京日本市场研究主管佐佐木融认为,美国保护主义升温,使得美元处于弱势,反弹空间有限,预期会在107水平止步。


恒生银行(00011)高级投资市场经理温灼培表示,金融市场担心国际贸易战一触即发,环球股市下挫,资金买日元避险,指出特朗普在大选时便提出要重建美国贸易,以及要求美国企业把海外生产线搬回美国,现在他已成功推行减企业税以鼓励企业把海外资金掉回美国,相信下一步他将要巩固美国企业在当地的利益,预期保护主义将在美国陆续上演,而最终爆贸易战将是在所难免,其中,日元本身汇价一直落后,以整个2017年而言,各主要货币兑美元均见上升,当中欧元相对美元便累升了14%,而不少主要亚洲货币如韩圜、泰铢及新加坡元兑美元也分别累升7.5%至11%不等;相反日元于2017年全年只升了约4%,所以日元本身可谓是大落后,可有较大上升空间;假如环球经济一旦逆转,投资气氛倒退,驱使资金转返日元避险,料日元的升势可更见明显;如果美元跌穿105日元之后,从图表分析不排除美元下一步要下试102日元。


另一方面,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上周于国会审议他第二个任期的听证会上表示,日本央行大约在2019财年考虑如何退出刺激政策,这也是他首次就政策正常化发出指引,将会成为最后一家货币政策走向正常化的主要央行。

 

日本央行本周议息,市场预期会按兵不动,市场普遍预期黑田东彦在本周议息之后,或就当局2019年财年考虑撤出刺激措施作进一步解说。


三菱UFJ摩根士丹利证券首席外汇策略员植野大作表示,黑田东彦的言论将会增加美元兑日元的下跌压力。


澳洲银行外汇策略员卡特里表示,黑田东彦的讲话十分重要,理由是他正式承认政策在2019年财年结束前将出现转变,但技术上不应意外,因为届时核心通胀预期将升至2.3%。


亨达国际金融投资联席董事罗明立认为,日本央行早前缩减了超长期债券的购买规模,市场重新谈讨央行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可能,不少大行也看好日元,法巴更称今年是“日元之年”及“最便宜的货币”,这主要是因为市场认为日本央行已无政策弹药再去压止日元的上升,加上市场预期美元会继续走弱,所以日元今年会有不错的升幅。


实德金融集团策略研究部首席分析师郭启伦表示,黑田东彦上周在听证会上指,该行正在考虑计划2019年财政年度左右退出宽松政策﹐并且表示日本必须改善生产力,从长远的角度来看,日本劳动力短缺将会限制日本的经济增长,声称与日本政府合作对打击通缩是非常重要的。与此同时,日本1月份失业率录得下跌至接近25年来的低位水平,而平均职位与求职人数比例是159个职位对应给100名求职者,是维持在44年高位水平,这两个就业数据结果正好反映黑田东彦约对劳动力短缺的忧虑不是无的放矢,对日本经济实现了28年以来最长时间的一轮增长能否延续,确有点疑虑。另一方面,尽管日本一月份企业服务价格指数比较上次及预期为差,同月份零售销售及工业生产数据结果表现疲弱,而日本12月份领先经济指标也录得下跌。然而,日本十二月份同步指标、2月份日经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以及第四季度资本开支表现皆向好,这几个数据结果也可望对日元构成推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