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莫过度关注FED加息路径!这才是年内金融市场最大影响因素

知名金融博客网站Zerohedge周三(3月21日)发文称,我们已经说了一个多月了,如果要说普遍被市场低估的对风险资产形成最重要影响的因素,那就是伦敦同业拆放利率(Libor)的高涨和Libor-OIS利差的扩大,这将影响包括短期融资成本到浮动利率债务边际成本的所有事情。


昨日花旗(Citi)银行的Matt King已经解释了为什么Libor高涨和Libor-OIS利差扩大正在释放威胁信号的原因。


Matt King指出:“Libor仍然是大多数杠杆贷款,利率掉期和一些抵押贷款的重要参考。除了这种直接影响外,更高的货币市场利率和风险资产的疲软是最有可能导致共同基金资金流出的两个条件。如果这些反过来又在市场上出现进一步抛售的情况,那么引发的财富效应对经济造成的负面影响甚至可能会超过利率的直接影响。”


而今日,另一家重要投行也加入了对Libor高涨和Libor-OIS利差扩大的担忧行列。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亚洲及新兴市场首席策略师Jonathan Garner在接受采访时指出,Libor高涨是目前最需要关注的事情,重要性甚至要超过美联储更加鹰派的政策方向,他直接表示,Libor高涨已经是“今年的最大主题”。

(3个月美元Libor走势,查看更多马上进入ForexClub MT4平台)


截至昨日,Libor自2月7日以来已经连续31个交易日上涨,今日早上达到2.2711%,为2008年以来最高。同时,它与无风险利率之间的差距(即所谓的Libor-OIS利差),自1月底以来已经翻了一番,达到55.6个基点,这是自2009年以来未见的水平。


Garner解释道:“这正是市场表现挣扎的一个关键原因。私人借贷市场规模的加速扩大才是今年的主题,而不是美联储。”


他补充道:“我认为真正有趣的是,在Libor市场上,美元Libor已经比联邦基金利率表现的更加积极,所以你可以发现6个月的美元Libor实际上已经达到2.375%,而美联储才将联邦基金利率提升到1.75%,所以我们实际上已经明确真正决定企业成本的利率正在经历大幅增加。因此,除非美联储在某种程度上出现超级鸽派的转变,否则我认为我们已经可以断定美国货币政策正在大幅紧缩,此外中国也在表现出同步收紧货币政策的迹象,这一局面是我们对市场走势非常谨慎的关键原因。”


对于那些认为今年最重要的事情是美联储是鹰派还是鸽派,以及2018年是否会完成3或4次加息,Garner反驳道:“实际上,从公司成本层面而言,美联储并不处于主导地位。实际上公司借贷的6个月美元Libor利率已经升至2.375%,这也是市场挣扎的一个主要原因,因为私人市场的加速和收紧是今年的主题,并不是美联储。”


Libor高涨对整个金融市场会产生重要影响的另一个原因是,因美元走势通常与Libor变化有着3个月的滞后正相关性,这意味着美元可能会迎来一波大涨,这恐怕会对整个风险市场产生冲击。

(3个月Libor-OIS利差与美元关系)


但同样值得关注的是,由于Libor-OIS利差快速扩大显示出全球资金短缺可能最终会导致金融信贷风险,正如我们今天早些时候所看到的那样,能代表美国金融信贷风险的IG OAS利差也再次走向更宽。

(美国金融信贷危险变化)


与此同时,银行信用违约掉期(CDS)也飙升至6个月最宽。

(银行CDS走势变化)


但是,这种财务状况急剧收紧的最糟糕的方面是,几乎没有人能够对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作出连贯的解释,或者预测将产生何种结果。加拿大蒙特利尔银行资本市场(BMO)固定收益策略主管Margaret Kerins指出:“我们通常不会在没有某种信贷问题的情况下看到这种利率分歧 ,所有这些局面都会造成某种伤害,但到底有多大则不得而知,而这就是问题所在。”


我们可以用Brean Capital的Russ Certo的一句话作为结论:“市场已经形成了各种财务状况收紧后的一场完美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