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危机”卷土重来,欧洲央行只剩下这四张底牌

周二欧洲市场阴云笼罩,英法德三国股市收盘均跌超1%,意大利惨遭股债双杀。意大利富时MIB指数重挫2.7%,意大利10年期国债收益率升破3%关口,为四年来首次。欧元兑美元纽约尾盘跌0.73%,报1.1539,创去年7月以来新低。

 

近期欧元区利空消息不断,一方面欧元区经济数据表现差强人意,另一方面意大利、西班牙两国大选警报双双拉响。

 

29日(周二)最新消息显示,意大利或将迎来重新大选,消息人士称,意大利总统要求前IMF官员Cottarelli组建政府,已接受总理任命,明年初将举行大选。

 

投资者担心,如果意大利重新大选,五星运动党与北方联盟疑欧情绪或更加高涨,因此,周二投资者大量抛售意大利债券与股票。

 

此外,对冲基金瞅准了他们认为的弱点,押注意大利债券下跌的赌注升至金融危机以来从未见过的水平。


欧元前景不容乐观

 

澳洲国民银行(NAB)外汇策略主管Ray Attrill日内表示,欧元仍有相当大下行空间,欧洲央行料乐见欧元走软。

 

Ray Attrill指出,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料不会受政治因素支配,除非他认为政治风波会影响到实体经济。他表示,与去年欧元上涨对通胀目标构成的威胁相比,欧元疲软更受欧洲央行欢迎。如果经济基本没有问题并且欧元下跌,欧洲央行将会充满信心。但是如果外围债券市场面临压力,那么欧洲央行可能会暂停紧缩脚步。

 

Ray Attrill认为,政治不确定性意味着短期内欧元可能会进一步下跌,也许还有相当大的下行空间。

 

欧洲央行在6/7月份延续量化宽松政策几乎是肯定的,而进一步实现政策正常化的节点将取决于经济增长动力和欧元区政治动态。前者将发挥更大的作用,但后者的影响也不容忽视。

 

接下来投资者可继续密切留意欧洲债市的动向。意大利与德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息差飙升、西德债差也显著走阔,若上述局面进一步延续,可能会对欧洲央行构成威胁。

 

08年“欧元危机”阴影重现?

 

尽管意大利的五星运动党及北方联盟党在很多问题上有分歧,但两党均呼吁采取扩张性支出,这将无视欧盟的赤字规则,并与欧洲央行及其欧元区伙伴国产生对抗。

 

这导致意大利债市在过去两周加速下跌,债券价格下跌,债券收益率上涨,反之亦然。

受到欧元区一系列风险事件的扰动,部分投资者甚至开始担忧08年“欧元危机”重新上演。

 

始于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最终演变为“欧元危机”。

 

当时,冰岛由于国家债务严重超负荷陷入国家破产状态,之后欧元区成员国由于各自负债比例过高,相继成为继冰岛破产之后多米诺骨牌中的一张牌,希腊、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等国相继陷入国债危急中。

 

2009年10月20日浮出水面的希腊债务危机为欧元危机正式拉开了序幕。

 

不过,德国商业银行经济学家表示,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最黑暗日子卷土重来的可能性似乎很低,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欧洲央行已经采取的行动。但前意大利央行行长德拉基领导的欧洲央行无法无限期地掩盖欧元的裂痕。

 

外汇行情精准剖析,新手快速入门,下载福瑞斯MT4平台

 

欧央行如何遏制欧元危机

 

德国商业银行驻法兰克福经济学家Ralph Solveen列出了四种方式,说明欧洲央行的行为遏制欧元危机卷土重来,至少目前是这样的。

 

1、直接货币交易(OMT)

 

位于榜首的是欧洲央行的直接货币交易(OMT)。德拉基在2012年誓言将“采取一切手段”维护欧元后,推出了OMT,但该计划从未使用过。

 

根据规定,当欧元区某国融资成本飙升导致市场出现投机,影响欧元区统一和稳定时,OMT允许欧洲央行在二级市场购买该国发行的政府债券以稳定市场。但若受援国无法兑现其已承诺的财政紧缩和结构改革措施,欧洲央行将中止购债行为。

 

6年前,意大利债券从金融危机水平下降被认为是德拉基维护欧元的誓言及OMT承诺的功劳。当时,意大利两年期债券收益率飙升至7.5%。

 

诚然,OMT并非没有瑕疵。其一,在紧急情况下购买意大利债券,加上欧洲央行已经在实施量化宽松(QE),会让欧洲央行的债券持有量超过其设定的对任何欧元区国家债务持有量的上限。其次,经济学家Olivier Blanchard和Jeromin Zettelmeyr在强调指出,OMT需要政府与欧洲央行和欧盟当局就相应的财政计划达成协议,而这正好是意大利新政府承诺不会发生的。

 

Olivier Blanchard和Jeromin Zettelmeyr表示:“除非意大利政府改变方向,它将被迫退出欧元区,即使这不是目前的计划。”

 

2、下调欧元区利率

 

欧元区的另一轮债券购买计划降低了整个欧元区政府及公司的收益率。这轮债券购买作为QE的一部分,至少在9月前维持每月300亿欧元的购债规模。

 

Solveen表示,其结果就是,意大利的偿债成本几乎不会上升,即使债券收益率上升。这是因为,平均债券收益率仍远低于平均未偿付息票债券(outstanding coupon)的利率。他指出,德国商业银行的预测早已假设,意大利赤字今年将升至GDP的3%,并在未来几年升至3.5%。

 

3、锚定投资者

 

Solveen指出,作为欧洲央行债券购买的结果,只有32%的意大利政府债券仍由海外投资者持有,这些债券中只有1/3是被欧元区之外投资者持有。而在主权债务危机爆发前,该数字超过40%。

 

如今,欧洲央行和意大利央行持有近1/5的意大利债券,大大降低了投资者资金外逃的威胁,尽管这一威胁没有完全消除。


上图显示,海外投资者持有的意大利债券占整个政府债券的比例。数据表明,海外资金外逃的风险大大降低,但依然会产生影响。

 

4、锚定收益率曲线

 

目前,欧洲央行的存款利率为-0.4%,而其主要借款利率为零。

 

Solveen认为,欧洲央行不会很快上调利率,这将抑制短期债券收益率的上行。这也意味着,意大利将可以发行低息票的新债券,到期时间至少在两到三年范围,这也应该会锚定长期债券收益率。因为近年来意大利债券的平均期限大幅延长,如有必要,意大利债券可以将其发行期限改为较短日期的到期日。

 

但是,收益率曲线短端的弱点,可能才是投资者目前最为担心的。

 

Solveen认为,尽管意大利新政府的政策不太可能触发新的主权债务危机,目前的情况突出了欧元区内部经济政策思维的根本分歧。

 

他表示,在某种程度上,欧洲央行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及该政策带来的周期性经济复苏掩盖了这一事实,但如果再次发生经济衰退,分歧会再次变得明显,并对欧元区带来真正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