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忧虑支撑有限,强势美元棒打金价

6月23日当周金价大幅下挫。虽然全球贸易战的担忧情绪激发了市场的一些避险情绪,但这对金价的支撑非常有限。在美联储加速升息、美元整体走强的背景下,金价持续承压,后市前景黯淡。展望下周,美国市场上迎来一系列重磅经济数据,同时投资者也要密切关注全球贸易风险给市场情绪带来的变化。

周六(6月23日)当周金价大幅下挫,收盘下跌约9美元,最低跌至1265美元/盎司。虽然全球贸易战的担忧情绪激发了市场的一些避险情绪,但这对金价的支撑非常有限。在美联储加速升息、美元整体走强的背景下,金价持续承压,后市前景黯淡。

展望下周,美国市场上迎来一系列重磅经济数据,同时投资者也要密切关注全球贸易风险给市场情绪带来的变化。接下来,让我们对本周金价的走势做更详尽的解析。

 

 

金价震荡跌至一个半月低位,主要受美元走强打压

美联储加速升息预期支撑美元施压金价

Think Markets首席市场分析师Naeem Aslam表示,黄金这种贵金属已经处在坚定的下跌趋势中,这主要是由于美元走强造成的,而美元已经达到了很高的交易水平。

黄金之所以在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触发全球股市大跌期间未能展现“避险投资”魅力, 主要原因是它被美元抢走了“风头”。

美联储主席的鹰派言论支撑了市场对于美联储加速升息的预期。美联储主席鲍威尔6月20日表示,美国就业市场看上去并没有过度紧促,美联储应继续在强劲的经济背景下逐步升息,以平衡就业和通胀目标。

鲍威尔称,由于经济强劲,经济前景的风险均衡,继续逐步升息的理据仍强劲。失业率可能进一步下滑。鲍威尔的言论再度强化了市场对美联储年内加息四次的预期,一度使得美指走高。

分析师指出,尽管其他各国的加息周期最终也会启动,但眼下美联储的加息周期遥遥领先。 本月中旬,美联储超预期的鹰派表态引发了各市场关注。美联储不但将今年加息3次的预测上调至4次,同时删除了“联邦基金利率将在一段时间内低于长期水平”的措辞,并提升长期中性利率、今后两年就业、通胀的预测。

美国经济前景也被市场广泛看好,本周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公开场合发表了对美国经济前景乐观的预测。他认为,美国单季GDP增速将进一步上升,预计非常接近实现4%的经济增长,甚至会超过4%。特朗普表示,他下次竞选总统的口号会是“让美国保持伟大”。希望在贸易问题得到互惠的对待。

 

 

美国向全球开打的贸易战成为关注焦点,但贸易战对金价支撑有限

目前全球贸易战的担忧情绪成为市场主要关注的焦点,这种担忧情绪可以激发市场避险,本应该对避险金价带来支撑。但是,本周贸易战的担忧情绪对金价支撑有限。主要因为,贸易战的担忧情绪主要集中在新兴市场,导致新兴市场资本流向美元,美元受到支撑,而美元走高反而施压金价。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称,美国必须创造一个环境,让贸易伙伴更痛苦地保持高关税,而不是摆脱它们。其他国家在贸易上被宠坏了,现在这一游戏结束了;我们需要一些东西来诱导变化,而这正在发生。这表明就关税方面美国仍会保持高压政策。

美国总统特朗普今年3月8日宣布,由于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危害美国“国家安全”,根据美国《1962年贸易扩展法》第232条款,美国将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关税措施于3月23日正式生效。美国企业自3月19日起可向美国商务部提出豁免申请。由于违反世贸组织规则,美国钢铝关税已遭到多国政府和企业广泛反对。

目前,美国加征钢铝产品关税的做法招致贸易伙伴的强烈反击。近期,欧盟、加拿大、墨西哥、土耳其等纷纷对美国采取反制措施。

为反制美方举措,欧盟从本月22日起对自美国进口的价值28亿欧元的产品加征关税,征税清单包括钢铝产品、农产品等。据欧盟统计,美国钢铝关税措施对价值约64亿欧元的欧盟出口产品造成了影响。为实现贸易再平衡,欧盟对28亿欧元美国产品立即加征关税,针对剩余36亿欧元的贸易反制措施将在日后实施。

加拿大将从7月1日起对总值约128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墨西哥已于6月初对部分美国商品开征最高税率25%的关税。土耳其自本月21日起对从美国进口商品加征总额为2.67亿美元的关税,加征关税产品共计22种。据印度媒体报道,印度将从8月4日起提高部分美国农产品和钢铁产品的进口关税。俄罗斯经济发展部近日宣布,俄方近期将对部分从美国进口的产品加征关税。

 

外汇行情实时分析,出金入金方便,下载福瑞斯MT4平台

 

新兴市场资本流向美元,美元走强施压金价

本周亚洲新兴股市遭遇十年来最大规模外资撤离,投资者抛售新兴市场资产,购回美元,美元走强施压了金价。美媒称,在资金从新兴市场外逃之际,就连经济增长与债务融资前景不错的亚洲经济体也留不住投资者。接下来,如果新兴市场的资本加速流向美元,那么金价将会继续承压。

数据显示,海外资金正在以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所未曾见过的速度撤离亚洲六大新兴股市——今年以来从印度、印度尼西亚、菲律宾、韩国、中国台湾和泰国撤离的资金总额已达190亿美元。

另外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IF)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继美联储6月14日公布加息,且贸易局势恶化以来,海外投资者共从新兴市场资产撤出高达55亿美元的资金,其中42亿美元来自股市,13亿美元流出债市,而亚洲市场是“重灾区”。

报道称,虽然新兴市场在第一季度曾风光一时,表现出对美联储紧缩措施的承受力,但这一形象在过去两个月里已经破灭。随着美国货币市场基金现在的收益率达到2%左右,并且美联储可能更多次加息,资金进入高风险资产的门槛已经提高。贸易争端方面的新闻对亚洲出口国更是有害而无利。

报道称,虽然许多新兴市场投资者和分析师都为亚洲经济基本面点赞,认可当地处于世界领先的增长率和政治稳定性,但随着全球流动性开始萎缩,有些人逐渐开始提高警惕。在美联储和欧洲央行双双迈向政策正常化之后,资本从新兴市场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