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管巨头预警:美元波动性或成市场“隐患”

又一家巨头表达了对美元的担忧。

 

北美大型资管公司Invesco近日在三季度汇市展望中提醒投资者,随着美联储延续收紧货币政策之路,而其他央行步入货币政策正常化的早期阶段,美元的波动性料成为市场的问题。

 

Invesco认为,强劲的全球增长环境将推动美元在长期走软,建议投资者低配美元,“美联储接近紧缩周期的尾声,其他主要央行开始消除货币刺激措施,全球货币政策将走向一致。”

 

针对非美货币,Invesco建议投资者超配欧元,“因美元走势进一步疲软,预期欧元将再度升值。我们认为,近期欧元的盘整已经完成,随着欧央行采取渐进紧缩的立场,预计欧央行和美联储在未来一年中将实现政策趋同。”

 

Invesco对英镑持中性态度,尽管英国退欧进程和市场对英央行加息的预期或推动英镑走强,但退欧协商并不明朗,且英国经济并未出现过热迹象,8月能否加息仍旧是谜。

 

这家资管巨头还对加元和澳元持中性立场,认为前者将受到NAFTA协商困境、加拿大经济增长疲弱的压力,而油价上涨也并未推动加元走高。澳洲方面,鉴于工资增长和通胀持续低迷,加之住房信贷增长放缓,预计澳联储将维持利率不变。

 

“长期来看,日元可能对非美货币升值,”Invesco建议超配日元,表示该货币走势将受到近期地缘政治风险发酵的影响,日本央行货币政策的变化可能会加速日元的升值。


多家机构担忧美元对市场的影响

 

对美元将影响市场表示担忧的,还有渣打。新浪财经援引渣打中国财富管理部投资策略总监王昕杰称,全球已经进入波动性高涨的时代,美元走势将成为影响市场情绪的关键因素,下半年美联储是否加息两次以上,将成为市场风向标。渣打还表示,未来12个月全球经济将继续适度至强劲增长的可能性约70%,通胀料上升,美经济料带动全球增长,美元上扬对新兴市场流动性的挑战越发明显。

 

“2007-2009年的一轮全球衰退过后,美元在国际上发挥的作用越发重要,”福布斯专栏作家Alex Verkhivker解释称,对于追踪新兴市场和美以外发达国家的投资者而言,关键问题在于走强的美元将令这些国家背负的以美元计价的债务更为昂贵。

 

本月初,《货币战争(Currency War)》作者、拥有35年经验的华尔街老兵James Rickards也发出了类似警告。Rickards认为,美元才是全球动荡的根源。无论美元强势还是疲软,都会给全球市场带来重大影响。尽管美元指数在95关口附近徘徊,在35年中处于中间位置,但他提示称,对于商务伙伴和全球债务人而言,最重要的并非美元指数水平,而是其变动的趋势。

 

Rickards补充称,如果把焦点放在部分特定的新兴市场货币上,美元的升值幅度在部分情况下已经达到100%甚至更高水平。“当前唯一的问题在于,这一波新兴市场危机将止步于阿根廷和委内瑞拉,抑或持续蔓延,引发比2008年还严重的金融危机。距离上一次新兴市场债务危机已有二十年光景,而距离上一轮全球金融危机也过去了十年。这场危机可能需要一年的时间来扩散,所以投资者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只不过需要从现在着手准备了。”

 

不过,也有分析师认为美元可能并非全球市场困境的“罪魁祸首”。Absolute Strategy Research首席投资策略师Ian Harnett表示,美以外部分地区的经济增长放缓并不能怪罪于美元的上扬,但他也承认,美元上涨令投资者对风险更为敏感。

 

掌握一手外汇讯息,24小时交易,下载福瑞斯MT4平台

 

美元如何引发全球市场巨震?

 

早在今年5月,德银分析师Aleksandar Kocic就在报告中指出,美元正在成为重要变量——它不仅是潜在宏观风险的集合,还可能干扰美联储选择的道路。换句话说,对于需要加速缩表进程的美联储而言,美元急速上涨是后者并不乐见的。然而这件事正在发生。

 

至于强势美元将如何“颠覆”全球市场,德银以如下“流程图”做出解释:


从左下角看起,美联储加息以及强势美元打开了新兴市场困局的大门:后者面临资本外流,或是以遏制经济增长为代价来打响货币保卫战。这意味着新兴市场将遭遇更大的波动性以及潜在的抛售潮,此外,对长端美债的看空压力将抵消对美债的潜在售价。新兴市场的动荡可能会对美风险资产产生连锁效应。

 

如果上述周期即将结束,那么2015年全球熊市的噩梦将再次上演。当年,因新兴市场资产损失惨重,资管公司不得不抛售表现最佳的资产(美股)以求“回血”。这意味着发达市场将更为动荡,金融条件可能收紧,强美元或遭到挑战,美联储可能被迫暂停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进程。

 

德银援引EPFR数据称,新兴市场继续遭遇资金流出,而资金持续流入美债曲线短端,这只会增加后者的压力。所以,尽管美债曲线长端仍然保持稳定,但前端的缓慢磨损如果持续下去,可能演变为震荡洗盘。美元的进一步走强和前端抛售,可能对风险资产造成潜在利空影响,并成为利率反转的触发因素。

 

走强的美元是美联储表现鹰派的反映——美经济正迅速复苏,而其他地区的复苏步伐仍然过于迟缓,甚至陷入衰退,或者说,美联储推高利率,并导致金融状况过度收紧,这可能引发经济衰退。另一方面,若美元走弱,通胀或信贷风险可能浮出水面,这种情况同样棘手,因并没有足够的政策来应对。

 

德银总结称,虽然美联储此前发现自己陷入困境,不过只有最近美元飙升迫使其采取行动——无论是更为鹰派还是鸽派——都将令市场遭遇强烈的痛苦。而美联储在做出重要决定上越拖延,市场就会越发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