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前,白宫和美联储曾有这样一场“恶战”

美联储主席跟总统“唱反调”怎么办?“送他上墙”啊。

上周五美盘时段,任性的美总统又一次亲自下场炮轰美联储,称美联储加息令自己“白费努力”,搅得市场天翻地覆。

实际上,美总统与美联储起冲突并非什么新鲜事,从历史上来看,紧缩政策往往难以在政治角度获得支持。

包括保罗·沃尔克和格林斯潘在内的美联储主席都曾遭受过时任总统的批评。这些总统更倾向于认为,无论长期后果如何,经济扩张不应受到紧缩政策的限制。有的总统甚至在国情咨文中呼吁降低利率。

回顾白宫和美联储之间的“恶战”,最“名垂青史”的一次,当属美第36任总统、《纸牌屋》主角原型林登·约翰逊(Lyndon B. Johnson)与美联储任期最长主席、“中央银行大师”小威廉·麦克切斯尼·马丁(William McChesney Martin Jr.)的“交锋”。

那一次,总统把“唱反调”的美联储主席推到了墙上。

 

Martin与Johnson,图片来自亚特兰大联储)

 

一切都要从20世纪60年代中期说起。

肯尼迪遇刺后,时任副总统Johnson临危受命,接任总统一职,并在1964年的大选中强势连任。

雄心勃勃的Johnson在60年代提出了“伟大社会”(Great Society)计划,并推行减税等一系列举措向贫困“开战”。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位总统任内,美在越南战争的参与程度持续升级。

尽管“伟大社会”计划在一定程度上缩小了美贫富差距,明显减少贫困线下人口数量,但该计划叠加海外战争局势升级,令财政赤字急剧扩大,推高通胀水平——60年代后期至70年代初,该国通胀率一度冲破11%水平。

敏锐的Martin显然早就意识到了总统的雄心将给国家经济带来怎样的后果。

 

Fed:时间不等人,必须加息。总统:我不听我不听

1965年中期,Martin多次在公开演讲中表露担忧——海外战争成本的增加将导致美元贬值,且预算赤字有恶化的迹象,他将当时称为“永远的赤字和宽松的货币”(perpetual deficits and easy money)时代,并认为当时经济环境与大萧条时代的相似令人不安。

Johnson曾对Martin表示,自己不希望美联储提升贴现率(discount rate),也不希望看到任何利率上升,这位以专横粗暴性格闻名的总统还要求Martin保证自己能做到这些。

面对总统的“无理”要求,已经担任美联储主席十余年的Martin明确地拒绝了:“好吧,我现在想告诉你,在能加息的情况下,我会加息的,因为我觉得你的认知是错误的。我早就解释过,根据我的判断,经济已经超前发展了,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我以为只会跟他聊上十分钟,但我们实际上沟通了一个小时,”Martin在一次访谈中如是回忆。

1965年夏季,Martin在会见总统时也不忘提醒对加息的准备,“时间不等人,我们不能再拖延了,我们必须加息。”

总统则要求Martin给出其他政策选项,后者称:“我会提供其他选择,但我现在必须做出警告,美联储董事会有三位同僚与我意见一致,所以,我掌控了多数选票。今年2月以来我们就在这一问题上纠缠不休,我们不能继续在这里争论了。再等下去的话,我们就要失去主动权了。”

进入1965年11月下旬,Martin向财政部长Henry H. Fowler暗示,美联储在12月会议中料将投票通过加息举措。Fowler告知Johnson后,二者均认为美联储应当至少推迟加息行动到次年1月份——届时政府预算将充足。

 

Fed真的要加息,总统急了

然而,在12月3日美联储利率决议当天上午,认为美联储职责在于“宴会开始时马上拿走酒杯”的Martin在电话中向Fowler重申了此前对加息的决定。

这一次,上任刚满两年的Johnson,急了。身在德州、处于胆囊手术恢复期的总统,在通话中要求Fowler传达他的警告:“(Martin的举动)将损害我引以为豪的一切,这将有碍于我的领导力,也有损于这个国家在商业上的成就。”

Johnson“气急败坏”似乎可以理解,毕竟他在1964年以相当大的差距击败了共和党候选人,高调当选总统,上任初期极受民众欢迎,并经常利用“约翰逊待遇”(Johnson treatment)迫使有权势的政客支持推动其立法。

不仅如此,国会还在同年赋予Johnson“特权”——在不经宣战许可的情况下即可在东南亚使用武力,美插手越南战争的程度也逐渐升级。奉行“枪炮与黄油”政策的Johnson,言论似乎与当今“任性总统”的话语有异曲同工之妙。

被“唱反调”Martin惹急了的总统,甚至大着嗓门表示,要用一个“强硬的家伙”(tough guy)取代Martin来管理美联储。

这并不是Johnson第一次产生“干掉”美联储核心成员的念头。Johnson曾要求司法部长Nicholas Katzenbach确认,总统是否能够合法将美联储董事会成员撤职。(via Robert P. Bremner《美联储主席》)

尽管白宫为加息与否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但在当天下午的理事会议中,强硬的Martin不为所动,在会中呼吁同僚投票将贴现率提高0.5个百分点至4.5%,“加息正当其时,我们不能再等了,”最终,会议以4:3的投票结果决定加息。

 

外汇市场实时分析,24小时交易,下载福瑞斯MT4平台

 

“你是说,你能够凌驾于总统之上吗?”

白宫与美联储之间积攒已久的矛盾,终于爆发了。

得知美联储会议结果的总统,彻底被激怒了,他切断了和华盛顿之间的联系,并一个又一个地询问议员,如果必须接受美联储主席的做法,自己到底应该如何管理这个国家?随后,Martin被总统传唤,要求解释为何藐视总统。

12月6日,在Martin和Fowler等顾问共同抵达Johnson休养的牧场后,Johnson夫人对Martin叮嘱道:“我知道你们在过去几个月中有很多不同意见。我希望你能摸着良心,确保你的选择是正确的。我希望你能极为谨慎地行动,因为这对总统来说非常重要。”

Martin回应称:“这对总统和我而言都很重要,唯一的不同在于,这(加息)是我的责任,而非总统的责任。”

 

“你是说,你能够凌驾于总统之上吗?”Johnson质问道。

 

不听我的,那就墙上见吧……

面对总统不客气的质问,Martin表示:“我从未这样说过,也没有暗示我对你错。我也不会这样做。但我确信,美联储有权决定利率。”

随后,Johnson支开特勤局等官员,要求与Martin独处,之后,人高马大的Johnson把Martin推到了墙上。(via《纽约时报》)

“你固执己见,做了一些你明知我不赞成的事情,这可能会影响我的整个任期。你利用了一个病人,我不会忘记的,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这是一件卑鄙的事情。你已经令我任你摆布……我的孩子们将在越南战争中丧生,而你也不会按照我的意思印钱放水,”Johnson说道。

Martin不甘示弱:“我早已提醒过你(会加息),我在5月就准备加息了。但我并没有以任何方式利用你。你也清楚那段时间会发生什么,尽管我知道你不会支持我加息的行动,但我必须做出这种决定。”

最终,意见相左的两位走出了房间,向记者保证将消除所有分歧。

 

(两位的表情,真的消除分歧了吗……)

 

若干年后,当Martin被问及Johnson是否接受了他的解释时,他笑称:“你们比我更了解总统,他可能已经不情愿地接受了。”

至于Johnson是否真正接受了Martin的解释,或许可以从Johnson后来的举动中发现蛛丝马迹——加息之争一年过后,Johnson仍然选择提名Martin连任美联储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