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年华尔街交易员:不光是美元,现在就连欧元的命运也系于任性总统了?

自今年以来美元指数的走势更多的倾向于任性总统的言论,而现在不光是美元指数,就连欧元的命运似乎也要看任性总统了。

在华尔街拥有35年交易经验,并且曾经在花旗等数个知名投行工作过的高级咨询师Andrew Hecht表示,现在欧元的走势,就要看任性总统有多希望欧元上涨了。

 

 

欧元的走势也系于任性总统?

在过去两周时间,美元指数受任性总统的打压而走低,但在过去一周逐步回升至95关口,目前再度面临95-96关口的严峻考验。而除了美元之外,欧元的命运似乎也系于任性总统了。

Andrew Hecht表示,

欧元近期的一大支撑因素则是看任性总统,他和他的财政部长都从未如此明确的遵循疲软美元的政策,以增加本国出口商品的吸引力。现在全球市场紧张局势升级,任性总统和他的财政部长就有可能采取进一步的措施。

全球宏观智库分析员David Zhang提到了美元指数的构成,也认为大概率要看欧元的走势:

在发表对美元指数的看法之前,首先先来理解一下高度可交易的美元指数的构成,其中58%来自于欧元,16位日元,其他货币比如,英镑,加元、瑞郎、挪威克朗等等占28%,并且这些货币往往和欧元的走势非常接近,这也就是说,对于美元而言,最大的对手盘还是看欧元。

 

外汇行情分析,新手指导教学,下载福瑞斯MT4平台

 

两大另类看法

两位分析员对欧元及美元也有一些另类的看法,一个事关美联储停止加息,另一个则涉及欧洲央行行长换人。

25年市场老兵、BBH副总裁钱德勒之后,又有人提及美联储停止加息一事。David Zhang认为,

美联储接可能会停止甚至逆转目前的加息周期。在就业最大化和稳定物价之后,金融稳定通常被视为美联储默认的第三大目标,而相比之下,欧洲央行则只有稳定物价一个目标。

而标普500指数即将迎来二战以后的最长连涨,但是在两年之内,以及熊市会再度出现,主要市场参与者、债券收益率、以及利率期货市场均显示出了这一点。通常熊市的标志为20%的下跌,上一轮熊市,也就是2007-2009年期间,美股暴跌了大约57%。

并且两位分析员都提到了欧洲央行行长换人一事:

现任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预计在会2019年11月离开欧洲央行,据说继任者很可能是个德国人。自1998年欧元区成立以来,欧洲央行行长从未是德国人,这就意味着整个货币政策委员会的风向可能发生改变。

 

有人说欧元跌就一个字

Andrew Hecht对欧元整体持看跌态度,其表示除了任性总统,近期的欧元等下来的都是看跌的消息。

Andrew Hecht称,有四个理由相信欧元兑美元会走弱:

首先,美和欧洲之间的利差,美联储现在正在加息,2018年年底预计会达到2.65-2.9区间。而利差一直是推动汇率的主要原因。

其二,美经济相比欧洲经济仍然是领先的。

其三,英国退欧的不确定定性仍存,可能会拉低同为欧系货币的欧元的价值。

最后,美联储暂时无暂停加息的打算。

 

美元……是个谜?

Andrew Hecht明确看跌欧元相比,David Zhang的没有明确到底看跌美元与否,只表示标普500是跑不了的,至于美元就说不清楚了,哪怕美联储停止加息:

现在新一轮的熊市悄悄临近,可以知道的一件事是,考虑到全球负债的情况,现在去买债券已经来不及,那么货币政策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这个办法。要么在熊市前抑制经济过热,要么在熊市期间打破即将到来的衰退。尤其是美元指数会很大程度上决定新兴市场货币的价值,就像标普500指数也会影响全球股市的风险情绪一样。

美联储停止过去两次加息周期之后的两年期间显示了美元的明显趋势,但并未明确方向。 2006年7月至2008年6月期间,美元指数走低(87至72),而在2000年6月至2002年5月期间,美元指数走高(105至115)。

另外,投资者还可以关注一下日元的动向:

日元是全球融资货币,因为日本是全球第二大债券市场,并且在过去20年,日本的利率一直处在非常低的水平。当风险上升只之时,日元往往会升值,也就是避险,应为这个时候就投资者往往没有动力去借入日元套现收益率较高的货架货币。而当欧元和日元同时升值,那么毫无疑问美元一定会下跌。